二零一九年五月某日 | 纽约未名诗歌 · 第208期

二零一九年五月某日

圣戴维斯医院西南方向
杜瓦大街
孤伶伶一条铁路横贯
红白相间的警示灯缓缓落下
横在眼前
交通灯闪烁不已
配合沉闷却催人的铃声
在敲打着方向盘的指尖
让时间一秒一秒跳着舞滑过
“铛——铛——铛”

火车卷起一阵风开过来
看不见的热气推挤出看不见的浪
一节又一节集装箱
涂着卡通图案与文字
在米黄、灰白、铁锈红的背景上
巨型盒子里装载着什么样的物品?
怎样的色彩 气味 形态?
怎样的排列组合?
“铛——铛——铛”

我数着车厢的节数
想起不眠的昨夜
读到那位诗人未失明前
写下的《马太福音 第二十五章第三十节》
往昔的事物纷至沓来
飞奔疾驰的长龙
五颜六色的节节躯干
化作漫天飘舞的蝴蝶
“铛——铛——铛”

盘山公路边抛锚的汽车
车轮边捂耳下蹲的孩童
在等待开山炸石的一声闷响
水田边鲜红似血的蛇莓
还有刺梨与刺梨花
浑浊的水里藻草摇曳
青蛙 河蚌 年幼的鱼
依稀可见
清晨薄雾里拂洗羽翅的白鹮
未央夜色中一只大狗蓝莹莹
宝石般神秘闪亮的双眼
“铛——铛——铛”

工装蓝的人造革书包
塑料铅笔盒里
那块刻写着一个名字的橡皮擦
玻璃糖纸 火柴盒花 邮票
压在书页间褪色的干花与草叶
手抄的诗,杂志上剪下的画
传说中的犀牛洞,不远处
天星桥有漫山遍野的仙人掌
草帽山,第一个这样称呼它的人是你
山岩边倔强生长的白百合
听见了你在山顶唱《橄榄树》
铁路在歌声里延伸向远方
带走儿时的伙伴,最初的幻想
“铛——铛——铛”

山路上挑担的背影,是否同一根扁担
挑过一副被褥和竹篾编成的小箱?
水井,冰凉沁甜的井水
舀水的木瓢和瓜叶
溶洞里倒挂滴水的钟乳石
洞口燃烧的牛毛毡卷成的一个个火把
汽车轮胎剪成的橡皮筋
小姑娘们在两端把它抻直高高举过头顶
边跳边唱马兰花开二十一
“一八一五六,二八二五七,
三八三九二十七”
“铛——铛——铛”

广阔的场地,人山人海
穿城而过游动的人龙阵
书籍,纸张,墙报,饥渴的眼
柏拉图的《理想国》密尔的《论自由》
青年人豪迈的“与天奋斗其乐无穷”
横冲直撞的尖锐的读后快感
算命的女盲人摸着指节上
钢笔磨出的茧
说,向西,再向西。
“铛——铛——铛”

字符,字节,逻辑门
零与一编织的世界里
忙碌中遗失了色彩、文字和声音
直到有一天你听到一个熟悉的旋律
却怎么也想不起它的名字
窗前的月亮,映着穿越时空的玫瑰
生命的、爱的、自然的、时间的玫瑰
星海中点点辉光
忽远忽近,忽明忽灭
“铛——铛——铛”

你与岁月彼此消磨
在远去的火车消逝在地平线之前
你是否还能寻着记忆的蛛丝马迹
织一张网
把那车厢里满载的事物捕捉?
或者,等着一个声音说:
“把这无用的仆人丢在黑暗里,
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


“铛——铛——铛”
“铛——铛——铛”




【诗 / 画子姜,本名杨蓉,毕业于北京大学和德克萨斯州立大学(Texas State University - San Marcos )。当过两年杂志编辑和十四年系统软件工程师。喜欢写代码,也喜欢码字。只因某天想起少时的梦想了,遂不合时宜地回家闲居,补读书,学写作。自认是一只兴趣广泛的“无事忙”慢蜗牛。个人公众号“子姜的姜”。



【责任编辑/主编】 李冬秀 / 杨光


本公众号所有的内容均为作者和“纽约未名诗歌” (微信公号:nyweimingshige)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投稿请寄Word文本以及个人简介(100字左右)至weimingpoetry@hotmail.com。本平台使用的文字、图片、音乐,如果涉及版权问题,敬请版权人与我们联系。谢谢。


JOIN US
group

校友会员登记

group

非校友会员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