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汀诗选 | 纽约未名诗歌 · 第206期

《纽约未名诗歌》

感谢江汀老师授权本平台刊发他的诗歌


编者按】身处寒冷,每日以思考的双眼逡巡于尘世,于泥潭中追忆过去和未来,于人群中漫游寻觅,于寒鸦声中走过清晨和傍晚,逐渐清醒


这确实是我的泥潭


这确实是我的泥潭。

我日常的、不可见的严酷。

那些被遗失的事物,仍然存在,

而它们的名字不可被说出。


零零星星的,但是清澈的声音。

这是春寒,穿过了墙壁。

但我闭上眼睛,不去观看,

因为我的童年是一间暗室。


仪式继续。一颗秋天的心。

过去和未来,疲倦的秘密,

天边的际线,脸上的皱纹。


于是你沿着泛白的堤岸走过。

那么多的呼吸,涌到我的四周。

我将在街道的底部猛然醒来。


(2018年)



悲伤

 

我在这条街的骨髓中旅行,

每日领受一份它的寒冷。

修路工人们正在忙碌,

铺下这一年度的沥青。


但初春傍晚的红晕

正离我而去,

仅仅留下模糊的预感。

在其他场合重复呈现。


雾气堆积在地铁入口,

像受伤的动物在蜷缩。

车厢里,人们的脸部如此之近,

他们随时能够辨认对方。

 

以漠然,以低垂的眼。

长久、缓慢地储存在这区域。

肃穆地等待被人再次发现,

在背包中,在城市的夹层。

 (悲伤 2014年) 

摘下各种式样的帽子、围巾,

意识残留在绒布上。

我们惯习于这些形式,

在一阵大风吹来之前。

 (悲伤 2014年) 

没有携带随身物品

也不借助任何比喻,

从它们那里逐级堕落,

或艰难地提升。

 (悲伤 2014年) 

后来,一个女孩涂抹护手霜,

气息向四周扩散。

间或有灯光灭去,

印象暂时地消逝片刻。

 (悲伤 2014年) 

继续擦拭这些秩序,

这抽象的生活,这些轰鸣。

一个老人,从口袋里掏出眼镜,

观察这些陌生人。

 (悲伤 2014年) 

而多余的眼睛,先于我们而在。

沉默无言的生活

与诗歌无关;

心灵像晚餐一般成熟。

 (悲伤 2014年) 

幻想中的店铺悉数敞开。

因和果同时陈列。

因和果纠缠在一起

好像死人无法分开的手指。

 (悲伤 2014年) 

我们跟着钟表在世上漫游。

想想勃鲁盖尔的那群盲人。

我们对空虚做出

日和夜的姿态。

 

但困顿将保护自己,

我要重新收集那些忧虑。

它们分散了,像面包的碎屑。

我听到外面的洒水车之声。


很快这条街将被浸润,

像钉子嵌入木板,

像浅显易懂的教诲

在一颗心脏凹陷的地方。


几十年的忧愁

悬在空中,

瞪着这个时代。

唯有它看见我们的重影。


我想追随任意一个邻人

回到他的家中,

直到他确证自己

沉入某种重复过的睡梦。


但星斗们还停滞在那里

像狗群游荡在夜间的车库,

他们向我们抛掷杂物。

因为白色的智慧无家可归。


(2014年)

 


寒鸦的叫声


寒鸦的叫声,仍然陪伴我。

它是否意识到一个被污染的早春。

帝国的躯体,逐渐开始震颤,

这形象,我曾在何处见过。

 

历史降落在人们面部。

他们的意志被钉上钉子。

我抑制自己,就在这里,

仍然还有对风景的渴望。

 

清晨和傍晚,我持续听着喧嚣,

像个头发花白的被流放者,

看着镜中,臃肿的道德和哲学,

 

但是当我终于可以睡去,

夜间的窗帘被光线裁开,

呈现那道唯一的微薄的真理。


(2018年)


【作者简介】江汀,青年诗人,1986年出生。著有诗集《来自邻人的光》、散文集《二十个站台》。曾参与发起北京青年诗会,获“十月诗歌奖”、“胡适青年诗人奖”。   


【题图/插图】来自网络 / 何晓玥


【责任编辑/主编】 何晓玥  / 杨光


【纽约未名诗歌为您推荐】

小说《流浪地球》组诗 | 纽约未名诗歌 · 第198期

江汀:诗从泥泞中长出 | 纽约未名诗歌 · 第197期

藏地诗词 | 纽约未名诗歌 · 第196期

俞心樵新作首发:将夜 | 纽约未名诗歌 · 第194期

观影《明月几时有》 | 纽约未名诗歌 · 第190期

康宇辰:成都的日夜 (组诗) | 纽约未名诗歌 · 第189期

去往春田的旅程 | 纽约未名诗歌 · 第186期

秋思 | 纽约未名诗歌 · 第174期



JOIN US
group

校友会员登记

group

非校友会员登记